水电站

四川综合能源公司助力锦屏水电站攻克难关

  在四川攀西大裂谷的雅砻江上,有一座世界最高大坝的巨型水电站———锦屏一级水电站,是四川省的重要电源点。

  自2013年电站投运以来,2016年、2017年丰水期相继发生三次重大放电事故,造成负荷无法外送,经济损失数以千万元计。

  而2019年11月17日,由国网四川综合能源服务有限公司与电站联合开展的一次气体绝缘金属封闭输电线设备(GIL)气隔单元焊接、组装、耐压试验,彻底解决了这一困扰电站多年的难题。

  GIL是水电站常用高压电气设备,被称为电站电能外送的“主动脉”,其运行安全稳定性对电站和电网而言至关重要。

  锦屏电站的GIL由德国西门子公司制造。在专业技术、抢修设备、备品备件等方面受制于西门子技术封锁,且抢修响应慢。近年来,电站一直在与国内设备配件生产厂家及试验调试专业公司合作。

  “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习总书记的话在调试人员耳边回响。

  每年丰水期前,国网四川综合能源公司都会组织高压调试试验团队前往锦屏电站进行GIL局部放电测试、技术评估,为攻克技术难关蓄力。

  GIL设备自主检修所需配件的制造和装配工艺,目前在国内已有厂家掌握。锦屏电站自身擅长设备运维,决定联合擅长现场试验及状态评估的国网四川综合能源服务有限公司,打一场突破技术封锁的硬仗。

  9月初,综合能源公司受邀参与项目,组建了高压试验技术组与国内设备厂家及相关技术团队集结,全力备战实战演练,助力锦屏电站攻克GIL关键技术难关。

  为打好这一场硬仗,专家们除了精于各自领域,还需要对各合作方的领域进行了解熟悉,最终综合考虑确定焊接、装配、试验等方案。

  实战演练确定在11月17日实施。锦屏电站急切盼望技术团队能够尽快开展现场调试工作。

  11月15日,刚从外地试验现场返回成都的高压试验团队接到接电站进场通知。由组长邓景云带领的徐更生、陈钊、林波、杨威5人团队立即启程赶赴锦屏电站现场,调试用的大型设备装满了两大车。

  冬季的泥巴山早晚温差大,山上浓雾绵延,能见度极低,路面不时会遭遇暗冰,为保障人与设备的安全,车行驶得很慢,当日21时才到达汉源县城,只能临时投宿。

  11月16日一大早车队重新出发。不巧的是,雅西高速泸沽段施工限行,若原地等待通行,时间未知,若改走国道,路况差不说,万一提前放行了反而绕了远路。

  演练前期准备是基础,各项工作环环相扣,工期节奏紧凑,车队停滞在这里,大家都很焦急,必须做决定。

  “这次调试是一场硬仗,我们要尽早到现场,准备时间充足,心里才有底,试验成功的把握才更大。”组长邓景云决定“走老路”,他们下了高速从路况颠簸的国道经由漫水湾抵达锦屏电站已是下午。

  邓景云负责试验方案编制,他知道方案最好结合现场具体情况再梳理一遍。在完成了与电站的技术交底、现场情况交流后,邓景云和徐更生现场检查GIL气隔单元摆放位置、焊接工艺。徐更生是组里年纪最大的,他有超过30年的电力设备制造经验,对焊接及装配较为熟练,针对实战演练中焊缝的走向、焊缝数量的选择等方面提出多项专业意见。

  邓景云对试验场地进行细致划分,做好现场分析及预案,在与电站方沟通确认后,演练调试试验实施方案最终确定下来。

  此时夜已黑透,借着高原星空的光亮,邓景云和组员们决定提前将设备搭建起来,再做一遍自检工作。

  高海拔地区,昼夜温差大,白天烈日当头,晚上山里寒风凛冽,风刮得人手脚僵冷、身体发抖。他们5个人轮番交替进行爬高、吊装、设备搭建,轮到休息的人喝点热水就着干粮,及时补充体力也能取取暖,连夜将两大车试验设备安装就位于调试现场,整体布局规范整齐。

  仿佛一件完美作品呈现在眼前,奋战了一夜的组员们在渐亮的天光中,那些苦和累也消散了许多。

  “全体注意,试验开始,开始加压。”调试组组长邓景云站在试验指挥位高声下令,试验正式开始。

  11月17日上午,雄伟的水电站大坝上,锦屏电站GIL设备气隔单元焊接、组装、耐压试验实战演如期实施。现场耐压试验及局部放电测试是演练中最扣人心弦的压轴步骤。

  调试技术组成员各司其职,安全监护、试品观察、仪器操作、数据记录,配合默契。安静的试验场只能听到嘈杂的放电声,和大家期待见证努力成果迫切紧张的心跳声。

  “注意、升压至568千伏”随着电压升高,所有人的心都紧张起来,成败在此一举。

  之后的几分钟里,GIL气隔单元在高电压下稳定运行,监视屏上局部放电测试波形完美无异常。这说明试验充分达到现场考核的目的,效果良好。

  调试试验的成功,标志着整场实战演练圆满结束。试验专业技术组得到发电侧专家组及电站方的高度赞许。

  “试验完毕,已降压为零,试验合格通过。”邓景云的声音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颤抖。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